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体彩江苏7位数第18121: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 周刊雜志 > 正文

深圳能否成為地球經濟中心?

地球經濟中心的內涵及充分必要條件是什么?深圳能否在未來的一段時間發展成地球的經濟中心?深圳要在哪些方面做出努力才能變成地球經濟中心?

1554102598993

關浣非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8期)

105 2017 年7 月13 日,深圳市寶安區,入夜時分的前海灣區分外漂亮。視覺中國

2017年7月13日,深圳市寶安區,入夜時分的前海灣區分外漂亮。(視覺中國

近日,經濟學家張五常在深圳的一次演講中提出一個判斷:假以時日,深圳會成為地球經濟中心。

就中國的發展而論,深圳無疑是一個經濟奇跡,其用40年的時間完成了由一個邊陲小鎮向超級城市的蛻變,2018年經濟總量已超廣州、香港,成為經濟總量居亞洲前五位的城市。但可惜,張五常的演講未提及地球經濟中心的內涵及充分必要條件。那么,由張五常的演講也就帶出來一個問題:地球經濟中心的內涵及充分必要條件是什么?深圳能否在未來的一段時間發展成地球的經濟中心?深圳要在哪些方面做出努力才能變成地球經濟中心?

地球經濟中心的內涵及充分必要條件是什么?

一個城市、一個地區實現超常經濟增長,無外乎是以下一些因素在發揮作用:區位優勢、制度優勢、基礎設施優勢、某類高技術產業高度集聚甚至出現極化效應;而深圳的40年發展,也正是區位優勢、政策優勢、市場優勢、創新優勢等共同作用的過程。這樣的一個過程帶來的是要素的不斷集聚,外向化程度的不斷提升,高新技術產業的崛起,經濟內生力的不斷增強。深圳的前40年發展同時也是不斷擺脫各種自我束縛的過程,是不斷調整和提升自身在全球經濟中定位的過程。

而如今談到的地球經濟中心,對深圳來說無疑是一個更高遠的目標。按國外的一些定義,全球城市(global city),亦稱世界城市(world city)或者阿爾法城市(alpha city)或世界中心(world center),是指在全球經濟網絡中居于重要節點的城市。正是因這種對全球金融及貿易系統居重要層級的戰略地理節點的存在,才使全球化得以實現、獲得便利及促進。全球城市指的是在全球政治、經濟等社會活動中處于重要地位并具有主導作用和輻射帶動能力的國際大都會;而地球經濟中心一定是在吞吐全球的人才、資金和信息中具有獨特作用,對大規模的要素融合及升值具備特有的催化機制,在國際金融、科技、文化等領域有著廣泛話語權的最為復雜的城市節點。而從近二十幾年西方學者對全球城市的研究來看,全球城市越來越多地被聚焦為全球資本的服務中心,而生產性服務業則被認定為全球資本服務中心的關鍵產業。生產性服務業雖然只是城市經濟中某一特定組成部分,卻是“軟基礎設施”的核心構成,通過與諸如機場等“硬基礎設施”的配合,才會把城市經濟中其他主體與全球經濟相連。同時西方的一些學者認為,一座城市很難在一個限定區域內完成真正的國際化。尤其在全球聯系日趨緊密的條件下,要在全球資源配置當中占據優勢,城市就必須對外建立起更廣泛的聯系。

自2000年起不定期發布《世界城市名冊》的全球化與世界城市(GaWC)研究網絡,以其獨特視角對城市進行Alpha,Beta,Gamma,Sufficiency(+/-)分級(即:全球一二三四線),以表明城市在全球化經濟中的位置及融入度。GaWC對世界城市排名的依據是高端生產性服務業在全球城市的分布情況,研究方法是基于世界知名的175家高端生產性服務企業(包括75家銀行/金融/保險企業、25家會計師事務所、25家律師事務所、25家廣告企業和25家管理咨詢企業)的全球商務網絡(總部和各級分支機構的分布網絡),分析526個城市在生產性服務業的全球關聯網絡中的作用和地位,哪個城市在這個網絡中的關聯度更高,其就能獲得更高的城市排名。在這個新的視角下,城市自身的經濟實力不再是唯一的競爭緯度,更重要的是這個城市自身和其他城市的聯系度。

深圳能否在未來的一段時間發展成地球的經濟中心?

上述研究表明,地球經濟中心從內涵上說,既應有經濟總量的成分,又應有經濟功能的成分,還應有社會創新能力和創新產業化能力的成分,更要有極強的在全球經濟網絡中的聯系能力。而當下的深圳無疑與地球經濟中心目標還有相當的距離。從去年11月由GaWC發布的《世界城市名冊2018》榜單來看,深圳位于全球城市的第四檔,為Alpha-,深圳位于該級22個城市中的最后一名,排名全球第55位。其他的中國城市,香港、北京、上海位于第二檔Alpha+級,分別位于全球第3、4、6位,該級共有8個城市;臺北、廣州位于第三檔Alpha級,分別位于全球第26、27位,該級共有23個城市。在這份榜單中,除了經濟實力,深圳的強項并不多,在國際交往便利度、跨國公司地區總部、現代服務業、國際航線、國際會展資源、使領館、高等教育方面和其他世界一線城市仍有較大差距,在城市對國際事務的影響方面仍處劣勢地位,如國際性的傳媒集團、國際性體育社群的影響力、國際性的文化機構等項都還是深圳的短板所在。

而從社會的角度說,有業內人士表示,深圳作為一個城市,2018年經濟總量基本實現了趕超亞洲四小龍的目標,但在社會文明、社會風氣、社會秩序等方面和新加坡、中國香港還有一定的差距。深圳在經濟發展、市場經濟體制改革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的同時,社會領域的改革以及社會文明建設等方面,未能大體同步協調發展,成為深圳建設國際化現代化城市的主要短板。

對中國來說,深圳如能成為地球經濟中心無疑是一件喜大普奔的事,也將是中國改革開放政策成功的一個有力的證明。但一個地區、一個城市要想成為世界經濟中心,筆者認為,必須對各種要素的集聚具有強大的吸引力,必須具備培育和形成產業集群的基礎設施條件和社會條件,能夠成為大量跨國公司駐足的首選之地,擁有激勵人們創新思維的濃郁社會氛圍,等等。深圳的前景在能否解決好城市管理的善治化、信息流動自由化、基礎設施完備化、發展機會均等化、公共服務規范化、社會訴求妥解化、公權力運用透明化、輿論監督充分化、要素集聚高效化、產業釋能強輻射化等關鍵問題。

從趨勢上看,向地球經濟中心目標挺進不應成為深圳望而生畏的事,關鍵在外延和內涵上是否能做好長遠的規劃和準備,能否久久為功、一張藍圖畫到底。首先應當承認,雖然深圳的經濟總量已達到一定規模,但與一些頂級的全球城市比依然有較大的距離,如據美聯儲早前預測,2018年紐約GDP為10300億美元,而東京GDP總量則預計為10220億美元;而按人均計算,按年中人口計紐約人均GDP達到11.9萬美元,東京人均GDP為75703美元。雖然2018年深圳GDP總量超過了香港,但2018年香港人均GDP為381870港元,折合人民幣約322120元,深圳人均GDP為189568元,增長3.2%,按2018年平均匯率折算為28647美元。這表明未來一個時期深圳首先要從經濟總量上加大對先進的全球城市的追趕步伐,而在這個過程中逐步提高人均經濟產出更是需努力的關鍵方面。

而從處于全球經濟網絡重要節點上的一些城市的產業構成方面看,深圳無疑需做出更多行之有效的努力。深圳2018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4221.98億元,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22.09億元,增長 3.9%;第二產業增加值9961.95億元,增長9.3%;第三產業增加值14237.94億元,增長6.4%。第一產業增加值占全市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為0.1%,第二產業增加值比重為41.1%,第三產業增加值比重為58.8%。而從一些全球城市的經濟結構上看,普遍存在“兩個70%”的經濟現象,即服務業產值占GDP比重70%或以上,生產性服務業占服務業比重70%或以上。這樣的生產性服務業的高度聚集,意味著市場、技術等知識和信息的大量集中,會有利于吸引跨國企業進駐;同時,制造業附加值能在第三方幫助下獲得提高,并贏得全球配置資源的更佳優勢??悸塹較愀鄣撓攀坪途媒峁蠱戀奶氐?,深圳未來一方面需在高新科技領域繼續保持創新勢頭,另一方面則需在金融與科技融合創新、供應鏈金融服務創新、與全球主要資本市場連接創新、顛覆和改善全球金融服務模式創新上保持持續突破和領先地位,與香港形成互為呼應、互為依托之勢。

毋庸諱言,與其他的大城市發展一樣,深圳在經濟總量不斷擴大的同時也患上了其他一些都市的通病,即聚集不經濟現象愈發嚴重。從2005到2015年,10年間深圳房價整體上漲7倍左右。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報告數據,2016年上半年深圳以38.6的房價收入比,列為全球大城市第一,成為全球“最難買得起樓”的城市。深圳市的住房保障率也只有15%左右,而新加坡的住房保障率為82%,香港有50%以上的人口居住在政府提供的不同類型的保障住房體系之中。2018年深圳住戶貸款近2萬億元,住戶貸款達到住戶存款(13810.06億元)的144.4%。按照1302萬人口計算,人均負債15萬元,其中大比例是房貸。如果考慮到存款因素,深圳人均凈負債4.4萬元。與此同時則是勞動力成本的節節上升,用工荒現象不時發生,因此必然會影響到某些行業的競爭效率。因而也勢必要求經濟發展向高附加值領域轉型。

深圳要在哪些方面做出努力才能變成地球經濟中心?

從根本上說,深圳過去的發展得益于改革開放,深圳未來的發展出路仍取決于改革開放。無需回避,過去數十年支撐深圳發展的傳統優勢正在消減,從基本要素成本而論,深圳無疑很難再有優勢空間可言。在現代經濟發展中,除了資源稟賦優勢和基礎建設優勢,在競爭中要比拼的更重要的是制度優勢和技術創新的優勢。在統籌推進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文明“五位一體”的總體布局中,深圳要表現出特區排頭兵應有的氣魄,通過對市場的進一步開放改革,通過推進對完善法治和社會公平的進一步改革,通過對民生社會領域的改革,進一步優化城市的要素集聚機制和要素升值機制,善用高水平開放倒逼深化改革, 要通過系統的改革,進一步降低體制成本,遏制權力對要素分配的介入,竭力為市場主體創造公平發展的環境;進一步遏止權力不作為和亂作為的現象,從根源上為建設文明和諧社會奠定基礎,提升城市的市場化法治化營商環境。改革開放應成為貫穿深圳發展始終的生命之魂和使命之魂。

一個城市的進步不僅在如何把自身的優勢發揮到極致,還在于如何彌補自身發展的短板。應當承認,深圳在醫療、教育、住房、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城市基礎建設、公共財政使用等方面還存在程度不同的短板,就學難、就醫難現象還大量存在,消費者利益?;せ?、法律援助機制、政府部門服務投訴機制、民眾、媒體參與社會治理的機制仍有待健全,公共財政使用的透明度仍然不高,這些都應是在未來盡快妥善加以解決的問題。

成為地球經濟中心無疑是深圳的一個極遠大的目標。然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深圳在優化城市管理及提升城市功能上,要逐階段設定追趕目標及領域,不斷增加城市宜居、宜業、宜商、宜外部連接的舒適度和便利度。在這方面,深圳應向中國香港和新加坡看齊。

當然,深圳能否成為全球經濟中心,還有另一方面重要外在因素會發揮作用,那就是國家對深圳未來發展的定位。而按中央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對深圳未來十幾年的地位,深圳未來一段時間的發展要求和目標是:要發揮作為經濟特區、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國家創新型城市的引領作用,加快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城市,努力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所以,要使深圳能有更高、更廣層次上的發展,就需要考慮深圳毗鄰港澳、國際化市場化程度高、經濟內生性強、擁有立法權等特點,及早對深圳的更長遠發展做出規劃定位。筆者認為,在香港回歸祖國50年之時,深圳應成為可與香港在功能上互補、兩地經濟高度融合、經濟協同性倍增、可與香港在國際經濟活動中地位匹配的世界級的雙子星城市。那時,深圳不僅要成為世界級的金融和貿易中心,更要成為世界級的技術創新中心。

不言而喻,深圳未來究竟會走向何方、會有一種什么樣的發展,很重要的一點還在于生活在這里的企業家、投資者對未來的選擇,因此,深圳未來的希望一方面在國內企業家、投資者在這里的聚集程度,另一方面還在海外企業家、投資者在這里的聚集程度。

對深圳來說,發展成為地球經濟中心無疑是極具挑戰的前進目標,可謂之任重而道遠,但筆者認為,只要深圳能堅持解放思想,堅持市場化、國際化制度方向不動搖,堅持技術創新不停步,勇于鳳凰涅槃,相信深圳與這一目標會日益接近,總有一天深圳會躋身于頂級全球城市的行列,并將在中國和世界經濟的發展中發揮出更重要的獨特角色作用。

(作者系資深金融業內人士,曾在香港及內地創建多家產險、壽險公司并任董事長、總裁。

編輯:鄒松霖


 

封面

2019年第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劉冰倩)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