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体彩江苏7位数彩票: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 宏觀 > 金融 > 正文

A股“戲精”排行榜|深大通、獐子島、康得新,這些公司奉獻了殿堂級的表演……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 北京報道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這是西諺,水土不服,不太靠譜。

在大A股,還是老祖宗說得好: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A股從不缺新鮮事。

從悲喜劇到懸疑劇,A股影帝云集

5月22日,證監會稽查人員執法時被上市公司深大通(000038.SZ)的人打了,靠報警才脫圍。太歲頭上動土,那可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遭。

敢于動手的深大通是什么來頭?1994年上市,十足的老油條,還回鍋炸了多次,摘星戴帽好多回,辦公地點在深圳南山區,曾經干過房地產,也賣過煤炭和鐵精粉。網友說,早知道賣煤炭能上市,應該早投胎幾十年,何必現在干“程序猿”。

如今的深大通,自稱發展成集新媒體傳播、金融服務、大數據服務、數字娛樂、物聯網等為一體的“科技+文化”產業集團,構建“內容+平臺+服務”的企業生態系統。

看著這一串“高大上”的新詞匯,對深大通強悍學習能力的敬佩之情是不是如滔滔江水一發而不可收?卸妝一看,煤炭、鐵精粉方面的營收占比依舊過半。

深大通靠動手抓傷稽查人員“上位”,網友戲稱,A股的那些影帝影后們一定會紛紛表示不服:“這也太不講究了,太沒技術含量了。”

有網友說,你看,獐子島(002069.SZ)就新拍了“扇貝跑了3”,據說“電影院里凌晨3點還是爆滿”。誰都知道,娛樂圈里有些影迷總是那么捧場,一天看10場都不嫌累,要不票房怎么上去呢?

遙想4年前,獐子島2014年10月30日發布三季報被網友戲稱為“扇貝跑了”舉行首映式,一部悲喜劇——由于附近海域出現了幾十年一遇的冷水團,獐子島在2011年和2012年撒播的蝦夷扇貝絕收,公司巨虧11.89億元。

于是,有的股民翻箱倒柜找出初中地理課本,重溫洋流章節,研究“冷水團”;有的股民打電話給生物老師,虛心請教扇貝養殖技術?!段宓蘋嵩酚懈呱蟮陸痰跡?ldquo;早知今日事,悔不慎當初。”

就算網友恨不得給“扇貝跑了”來個“豆瓣評分1.5”,可唾沫星子淹不死人。2018年1月,獐子島又上演“扇貝跑了2”,劇情梗概:海洋災害導致扇貝瘦死,2017年虧損7.23億元。誰知還有“扇貝跑了3”:扇貝又又又跑了——今年一季報虧損4314萬元。

招數用老,容易被瞧出破綻。劇情老套,容易掉粉。演到第三季,就連“配角”都罷演了。

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對獐子島2018年年報出具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稱,無法對公司未來 12 個月內的持續經營能力做出明確判斷?;峒撲鼉弒A粢餳ǜ嬉馕蹲攀裁?,這是禿子頭上的虱子,再明白不過。深交所也看不下去了,5月22日一口氣拋出“十大問題”。

一旁的康美藥業仿佛一臉不屑。“哼,就這演技還出來混,千萬別說你是演戲的。”4月30日,康美藥業公告稱:由于公司核算賬戶資金時存在錯誤,造成貨幣資金多計299.44億元。網友戲稱:康美藥業投資拍攝的“大盜賊之300億迷蹤”上映,主角一句臺詞,瞬間震驚全場,“為之屏息良久”,“不敢復言災異”

全國人民都在追問,300億元去哪里了?答案藏在歌詞甜美、畫風清新的主題曲《康美之戀》之中——“意濟蒼生苦與痛,情牽天下喜與樂”。果然,“非著名演員”、康美藥業董事長當天就說了:“市場比較關注的貨幣資金減少299億元的問題,并不是一筆勾銷,而是大部分轉為存貨了。我們的存貨還是很有價值的。”28.38萬戶康美藥業股東對這番普濟蒼生的大醫情懷,焉能不感激涕零。

不過,康美藥業的老搭檔——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對康美藥業財報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與獐子島別無二致,一樣的配方,一樣的味道。

康美藥業錢沒了,貨還在,沒啥事。4月30日,被網友稱為與康美藥業“競爭票房冠軍”的康得新演的是懸疑劇:公司說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有存款122億元。3位獨董對此表示懷疑,副總裁和董事說不知道真假,董秘直接離職閃人。5月12日,“導演、編劇兼主演”康得新大股東及其實控人鐘玉被警方帶走了。122億呢?不知所蹤。

“你本來就是來賭博的”

大片看多了,總有些審美疲勞。戲精見多了,觀眾有時候更喜歡本色出演者。

5月17日,在千山藥機(300216.SZ)2018年度股東大會上,有小股東問董事長劉祥華,“我25日買的股票,你們29日開市就停牌了,那是我一輩子的心血,你就告訴我如果退市了,我還能拿回來多少,給我一個心理準備。”

劉祥華的回答很直接,“你本來就是來賭博的,我們的股票正好符合你”。他還說,“我們今年一直在發暫停上市的風險提示,本來你買的心態就是賭博。”

話糙理不糙。

都說“觀眾是藝人的衣食父母”,有人看,就有人演。娛樂界、電影界都是純市場導向的。A股是典型的散戶市場結構,2億股民貢獻超過80%的交易量,人人都愛概念股,個個青睞內幕消息。深大通、康美、康得新敢這么演,也是為了滿足市場需要。

今年,東方通信股價從去年的3.7元,一路飆升至最高41.88元,短短不到5個月時間股價翻了10倍多,靠的是什么?5G概念龍頭股!然而,東方通信不止一次公告說,公司與5G無關,也沒有5G業務收入。股民怒?。罕兆?,你們有!

說起來,為配合觀眾需要,深大通也是不辭辛苦:2018年區塊鏈很火,公司就準備收購北京一家區塊鏈企業,此后,收購雖終止,公司仍堅持要與北京郵電大學合作進軍區塊鏈;今年,工業大麻如火如荼,公司當然沒錯過,還要將區塊鏈與工業大麻業務場景深度結合。so,這是要在區塊鏈上賣工業大麻?

哪怕是打了證監會稽查人員當天,深大通還發了篇公告說,公司于5月22日與鶴崗市東山區政府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計劃建立工業大麻種植基地和深加工基地。這工作作風,不要太勵志哦!

中國股市創始人之一張曉彬在回顧改革開放40周年時,寫下這樣一段話:“股票市場的生存和正常發展依賴于兩個字——透明。首先是上市公司透明,其次是政府的透明,監管的透明,審批制先天具有權和利隱性結合的缺陷,透明還體現為平等投資機會。透明,是股市和賭場最大的區別。清楚地知道自己買了什么東西,就是正常投資。反之就是賭博。在浮躁的社會風氣下,認真深入研究企業的人越來越少,賭政策、賭莊家的人反而越來越多,并因此出現了莊家勾結利益集團,把企業包裝上市的工作策劃成流水線。從立項到企業A、B、C輪融資輪輪接力,輪輪增值,最后上市套利。”

最能印證這段話的實例是:2018年11月8日至16日,人人喊打的*ST長生出現極為詭異的7個連續漲停板,累計成交超17億元。對,就是那個造假疫苗的長春生物!

說起來,還是劉祥華的“賭博論”更直白。差點忘了,這不是他的原創,知識產權歸吳敬璉老先生所有。

最嚴厲的處罰,莫過于退市

1918年11月7日,年已六旬、對時事相當絕望的梁濟,突然向25歲的兒子梁漱溟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這個世界會好嗎?”幾十年后,晚年的梁漱溟口述了一本書,書名就叫《這個世界會好嗎?》

韭菜們要提一個大問題:這個股市會好嗎?還有很多小問題:康美藥業、康得新們會退市嗎?ST長生會回來嗎?千山藥機能恢復上市嗎?這些奇葩公司們,能管得住嗎?

曾經有長者諄諄教誨,“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事情,就是把別人口袋里的錢,放進自己的口袋。”上市就是挑戰這件最難的事情,而且是以最讓人目眩神迷的方式。一旦敲鐘,“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更何況,好戲還在后頭,定向增發、可轉債等各種融資手段都能夠源源不斷地從資本市場獲得資金;可交債、股權質押、股份減持等各種方式都能將手中的股權套現,從此紙醉金迷。至于,上市公司這一“黃袍加身”,不僅身價百倍,影子也莫名高大起來,便讓人忘卻戲里戲外,真真假假。

于是,IPO造假從源頭開始,全產業鏈運作。君不見,赤裸裸的造假公司,如萬福生科(現在的“佳沃股份”)、現名“云投生態”的綠大地,改名“美年健康”的江蘇三友,如此等等,都可以現身說法,激勵后來者。

《中國經濟周刊》曾援引業內人士的說法指出,一些過會的企業,其實根本就不應該上市。比如一些低端傳統制造業企業,明明已經一天不如一天,但還是能夠僥幸過會上市。再比如一些“兩頭在外”(原料在外,市場在外) 的企業,缺乏核心競爭力,這種業務發展模式,可持續性明顯存疑,但還是能夠過會,登陸資本市場。除此以外,很多公司都是缺乏長期永續經營能力的,不搞資產重組,兩三年以后都是*ST的料。

2017年,《中國經濟周刊》曾報道過“業績最差的上市銀行”江陰銀行。江陰銀行自2008年開始IPO,但各種問題纏身,歷時8年都未成功,直至2016年9月才登陸A股。然而,上市后的江陰銀行并未涅槃,而是一度淪為業績最差的上市銀行。

一位正在沖刺IPO的擬上市公司董秘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能不能上,就看命”。言下之意,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與公司質地并無多少關聯。也有已上市公司的財務總監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上市后的前3年,都在消化IPO。此話何解?讀者諸君自行琢磨。

一旦財務造假或者其他貓膩被發現,影帝們會說,“我就喜歡這么一直耍流氓,怎么啦,就喜歡看你們拿我沒辦法的樣子。”

最嚴厲的處罰,莫過于退市。

5月17日,證監會定性康美藥業2016至2018年財務報告存在重大虛假,而且“公司與相關關聯公司存在88.79億元的資金往來,該資金被相關關聯公司用于購買公司股票”,即涉嫌操縱自家股票。

康美藥業離退市有多遠呢?康美藥業董事長馬興田說了,財務造假和財務差錯是兩回事。多么云淡風輕,舉重若輕。聽過之后,資深韭菜情何以堪?

根據2018年發布的《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康美藥業可對標這一條:“上市公司披露的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根據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認定的事實,導致連續會計年度財務指標實際已觸及《股票上市規則》規定的終止上市標準。”

關于康美藥業會否退市,《中國經濟周刊》此前曾報道,多位學者、律師和投資人士均表示,“從目前的公開信息來看,不太符合退市標準”,是否退市還有待觀察。

如果不退市,康美藥業及其實控人面臨的處罰有多重呢?按現行證券法,頂格處罰600000元,“0”沒數錯,就是60萬元。光是主題曲《康美之戀》就一擲千金請來多位明星的馬老板會在乎區區60萬元?

即便IPO造假,《證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明確,發行人不符合發行條件,以欺騙手段騙取發行核準,尚未發行證券的,處以30萬元以上60萬元以下的???;已經發行證券的,處以非法所募資金金額1%以上5%以下的???。

例如已經退市的金亞科技,證監會的決定是,對金亞科技處以60萬元的???,實控人周旭輝處以90萬元的???,其余相關人員處以10萬元到30萬元不等的???。同時對周旭輝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當然,即便被查實IPO造假,全身而退者已有如萬福生科之流。

打了證監會的人,深大通是否如臨深淵?5月24日,深圳證監局給深大通發去警示函,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高莉也表示,深大通的行為嚴重破壞了國家法律的嚴肅性,嚴重干擾了證監會的依法履職,對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行為進行查處是證監會的法定職責,妨礙執法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警示函以后呢?收過警示函的上市公司很多,過往的經驗是,以后就沒有以后了。

至于上市之后業績變臉,不僅少見處罰,就算有公司偶然踩雷,收到罰單也有如“吹面不寒楊柳風”。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2017年上市的近三成企業上市后的首份年報出現業績變臉。

千山藥機董事長劉祥華對小股東坦言相告:“退市的話就沒了,恢復上市肯定漲很多倍。”2019年,退市多年的“ST長油”帶著-60億元未分配利潤又回來了,成為重新上市第一股。

“澆風易漸,淳化難歸”,A股生態沉疴已久,該是刮骨療毒的時候了。

過去3年,是我國上市公司退市數量最多的3年,但也僅有7家公司退市。2019年,退市公司數量繼續增加。僅5月17日,上交所和深交所就對*ST海潤(600401.SH)、*ST上普(600680.SH)、*ST華澤(000693.SZ)、*ST眾和(002070.SZ)做出股票終止上市決定。

5月19日,證監會原主席劉士余主動投案,配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劉士余之前,證監系統最近4年來還有前副主席姚剛、前主席助理張育軍,稽查局前局長、行政處罰委員會前主任歐陽健生,創業板發行監管部前副主任、投資者?;ぞ衷殖だ盍?,稽查總隊原副會長習龍生等多人被立案調查。

最近,ST股跌成翔。資本從來都是嗅覺最靈敏的,它們聞到了什么氣息?

編輯 | 陳棟棟

審核 | 張   偉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