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体彩18167期江苏7位数: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 周刊雜志 > 正文

美國憑什么坐當世界經濟的“寄生蟲”

《中國經濟周刊》特邀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以及本刊首席評論員鈕文新撰文深度分析、系統駁斥萊特希澤的謬論,以正視聽。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1期)

羅伯特·萊特希澤,特朗普內閣的鷹派代表。有人形容他為“經濟希特勒”或“狂熱的經濟侵略者”。他曾以美國貿易副代表的身份迫使日本簽下了讓日本人倍感恥辱的《廣場協議》。當年在《廣場協議》的談判過程中,他把美國的關稅貿易清單折成“飛機”扔給日本談判代表;而當日本代表發言時,他卻擺出一幅百無聊賴或不屑一顧的姿態,將自己身邊的麥克風拆成零件把玩。

正是這個人,現在被特朗普請出來重操舊業,擔任美國貿易代表。

如今,萊特希澤于2010年9月20日針對中國入世10年“在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會議上的證詞”,成為煽動美國朝野上下與中國打貿易戰的理論支撐和思想基石。

這篇陳詞濫調本不值一哂,但謊話重復千遍或會混淆視聽,因此必須予以駁斥。

基于這樣的考慮,《中國經濟周刊》特邀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以及本刊首席評論員鈕文新撰文深度分析、系統駁斥萊特希澤的謬論,以正視聽。

美國政策制定者犯了六個錯誤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  黃奇帆

萊特希澤是美國貿易代表,也是特朗普內閣的鷹派代表。他成名在30多年前,參與了美日貿易戰,是美國出名的強硬派。2010年,他在美國國會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會議上,對中國在WTO中作用的評估,洋洋灑灑一萬多字,一是罵遍了十幾年來支持或贊成中國進入WTO的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等美國前總統以及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美國商業理事會主席羅伯特·卡普這樣的經濟泰斗;二是宣揚美國讓中國進入WTO、給予最惠國待遇吃了大虧;三是主張采取強硬措施與中國打貿易戰。這篇講話既有七拼八湊的數字,又有強詞奪理的邏輯,成了煽動美國朝野上下與中國打貿易戰的理論支撐和思想基石。

駁斥萊特希澤的五個謬論

關于中國加入WTO,萊特希澤有五個觀點:一是中國入世,美國吃虧論;二是中國沒有兌現入世承諾;三是中國強制美國企業轉讓技術;四是中國的巨額外匯順差造成了美國2008年的金融?;?;五是中國買了大量美國國債,操縱了匯率。

這些觀點把美國經濟自身存在的問題,一股腦兒安在中國頭上,既有賺了便宜還賣乖的油滑,又有農夫與蛇、恩將仇報之行徑。深入分析,以正視聽,十分必要。

第一,關于“中國入世,美國吃虧”論。

中國入世之后,中美雙方互予最惠國待遇,互為重要貿易伙伴。2018年,雙方貨物貿易達6335億美元,是1979年建交時的250多倍,是2001年入世時的7倍多;服務貿易達1250億美元。中國和美國是互為重要的投資伙伴,2017美國在華投資企業約6.8萬家,實際投資超過830億美元,中國企業對美投資存量約670億美元。

萊特希澤聲稱,由于中國入世,美國對中國貿易赤字在過去10多年幾乎漲了4倍,美國吃虧了,并以貿易逆差為理由,挑起貿易摩擦。

先不說雙方對赤字數額統計有異議,美國認為4000多億美元,中國認為是3000多億美元。只要仔細分析一下中美貿易赤字的結構和來源,就能理性判斷:

(1)中美貨物貿易,美國屬價值鏈中高端,資本品、中間品居多;中國屬中低端,以消費品和最終產品居多。(2)中國對美出口的產品,60%是美國企業在華生產的產品返銷美國。2007年,福布斯雜志報道說:“中美之間懸殊驚人的貿易赤字很大部分來自美國在華企業生產后運往美國出售的商品上。”(3)中國對美出口高科技產品被萊特希澤報告確認為“在計算機設備、器具和組件方面,對華貿易赤字已呈井噴之態,迅速增長的計算機和電子元件進口已超過美國對華貿易赤字增長量的40%,讓美國計算機電子行業減少62萬份工作”。事實是,這些高科技產品大多是來料加工、代工組裝的電子產品,進出口貿易值包含零部件、中間產品與國際轉移價值。聽著很多,實則營業收入和附加值很低。比如一臺銷售價為500美元的筆記本電腦,從美國等各國各地進口的原材料、零部件、中間品成本為250美元,美國的品牌商企業在研發、品牌專利、售后維護等收入為110美元,各類物流銷售成本為80美元,中國代工企業組裝加工收入只有60美元,區區12%的代工附加收入,讓美國跨國公司獲取了豐富的中國制造業的比較利益,卻要背負巨額貿易逆差之名,究竟誰吃虧,誰賺便宜?

分析美國貿易赤字問題,不能僅僅看貨物貿易總量差額,片面研判中美經貿得失關系,還要從美國的經濟結構、金融特征深入分析,才能搞清為什么美國不僅和中國,事實上和全世界各國幾十年來都是貿易巨額逆差的原因。

(1)這是美國國內儲蓄不足的必然結果。美國國民凈儲蓄率只有1.8%,必須通過貿易赤字大量利用外國儲蓄才能平衡。(2)這是中美產業比較優勢互補的客觀反映。(3)這是國際分工和跨國公司生產布局變化的結果??綣糾彌泄殺鏡?、配置能力強、基礎設施好等優勢,來華組裝產品、銷往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各地。(4)這是美國對華高技術產品管制出口的結果。美國對中國出口管制的產品多達10大類3000多種物品,由于冷戰思維,讓美國人自己關閉了增加對華出口的大門。(5)這是美元作為國際貨幣的結果。一方面收鑄幣稅,幾美分成本的一張紙,要世界提供100美元的商品;另一方面,通過逆差不斷派出美元,美國逆差背后有著極其深刻的利益考慮和國際貨幣根源。

第二,關于“中國違反入世承諾”問題。

一是關稅方面。中國在入世前的關稅總水平是15.3%,入世承諾到2010年降到10%以內。事實是中國在切實履行加入WTO承諾后,還主動單邊降稅,擴大市場開放。2010年中國貨物關稅承諾全部履行完畢,關稅總水平由2001年的15.3%降到9.8%。但并未止步,而是通過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方式,推進貿易投資自由化。據WTO數據,2015年中國貿易加權平均關稅率已降到4.4%,低于韓國、印度、印尼等發達和新興經濟體,已接近美國的2.4%、歐洲的3%。在農產品和非農產品方面,已低于日本農產品和澳大利亞非農產品實際關稅。2018年中國將汽車整車最惠國稅率降至15%,零部件稅率從25%降至6%。目前,中國關稅總水平已進一步降為7.5%。

二是不斷擴大開放。中國入市以來,開放了外資投資領域;開放了商業零售、物流運輸、金融業、律師、會計、管理咨詢等服務貿易領域;開放了東西南北中,在中西部內陸地區同步設立了保稅區、新區、自貿試驗區。

三是深化改革。按照WTO要求,推動了營商環境國際化、法制化、公開化;推動了非公經濟發展,非公經濟占GDP比重從2000年的40%左右提升到2018年的60%以上;推動了國有企業市場化改革,一大批國有集團、大型銀行、金融機構進行了股份制改造,IPO上市。

四是健全了法律。全國人大批準了生態環保、勞動?;?、知識產權?;さ紉淮笈ü?。

第三,關于“中國強制美國企業轉讓技術”問題。

眾所周知,引進外資、擴大開放不僅會帶來外國資本,也會帶來產品、技術、管理經驗和市場渠道,這些都是根據市場契約、企業之間的合同產生的結果。在中外企業合作中,中國政府從來沒有強制要求外資轉讓技術的政策做法。中外企業都是基于自愿原則實施契約行為,雙方從中獲得各自實際利益。一般來說,外資企業技術收入有三種方式:一是一次性轉讓。按轉讓價結算或入股折價;二是銷售產品中,包括技術收入;三是技術許可,收取許可費。這些都是國際貿易常規方法,萊特希澤把企業通過商業合同建立伙伴關系、轉讓技術、資源合作叫強制技術轉讓,荒謬透頂,完全是歪曲。

2009年以來,中國R&D(研究與試驗發展)投入每年達20%的增長,2018年達到2萬億元,僅次于美國,位居全球第二,占GDP的2.13%。除了2600所高校、10萬家研究所、600多萬研究人員之外,中國研發投入中,企業占到77%。對此,美國前財政部長、著名經濟學家拉里·薩墨斯曾評論說:“中國的技術進步來自哪里?來自那些從政府對基礎科學巨額投入中受益的優秀企業家,來自推崇卓越、注重科學和技術的教育制度,主導地位就是這么產生的,不應抹殺中國?;ぶ恫ǖ木藪笈統尚?。”通過商標法、專利法、反不正當競爭法和建立知識產權法院等,中國短短十幾年建立一套完備且高標準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完成了西方幾十年、上百年才完成的路徑。

第四,關于“中國順差和外匯儲備導致美國2008年金融?;?rdquo;的問題。

萊特希澤在聽證會報告說:“中國外匯儲備從2000年的1650億美元增加到2009年的2.4萬億美元,很大程度歸功于不斷擴大的對美順差。這些儲備是如何導致2008年的經濟?;哪??中國購買美國國債,使其價格上漲,從而導致美國國債收益率低于應有水平。長期利率降低使得美國家庭消費水平提升,并擴大了儲備和投資之間的差距。而且,因為外國儲蓄主要通過政府或央行之手,流向美國國債之類的安全資產,私人投資者為了尋求高回報便轉向別處,刺激了金融工程師開發新的金融產品。比如抵押債務,引發了次債。確實,貿易赤字顯然在制造2008年破滅的金融泡沫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

天下人盡皆知,2008年美國金融?;蚴?001年科技互聯網?;?,當時股市一年里跌了50%以上,再加上“9·11”事件,美國政府一是降息(從6%降到1%),二是采取零按揭刺激房地產,三是將房地產次貸在資本市場1:20加杠桿搞CDS,最終導致泡沫崩盤。2007年,美國房地產總市值24.3萬億美元,占GDP比重達到173%;股市總市值達到了20萬億美元,占GDP比重達到135%。2008年?;?,美國股市縮水50%,剩下10萬億美元左右;房地產總市值縮水40%,從2008年的25萬億美元下降到2009年的15萬億美元。將這種?;櫓謚泄?,虧他們想得出來。

第五,關于“中國外匯儲備購買了1萬多億美元美國政府債券、操縱人民幣匯率”的問題。

萊特希澤在聽證會報告說:“中國購買美國債券,并不是基于支持美國經濟的無私幫助,那些購買行為是中國想要阻止人民幣兌美元升值的必然結果。中國領導人將利用出口來創造中國賴以維持穩定的必然。”

這個觀點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誰都知道中國作為美國國債最大的外國政府買主,對維系美元的信用、世界貨幣的穩定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竟被曲解成為了人民幣貶值,如此這般讓人情何以堪,誰還會有投資美國國債的熱情。

事實上,由于美國經濟的結構、體制,美國必須保持較大的逆差,向全世界輸送美元,為此,美國不斷降低本國制造業比重(只占國民經濟的15%),以確保美國不斷增加進口,輸出美元;美國必須確保較大的國債發行能力,以確保政府收入維系美國的社會保障和軍事能力,這是美元霸權的條件。誰都知道,美國需要外國投資者對美國國債擁有較大的熱情,這是美國國債得以發行的重要保障條件。美國國債的發行過程也就是美聯儲美元貨幣發行的過程,這個過程除了美聯儲購買國債之外,亟需外國投資者購買。中國購買美國國債,到底誰是真正獲利者?

201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斯蒂格利茨有過一番評論,大概意思是說:“當今世界有個奇特的怪圈,發展中國家辛辛苦苦給發達國家打工,好不容易收入了美元,又將這些美元低利息地、上萬億地借給發達國家,買了發達國家的國債,而發達國家又將這些低息外匯投資到發展中國家,賺取10%以上的高額回報。”這個論斷被經濟界稱為斯蒂格利茨怪圈??杉?,誰是誰非,大家心知肚明。

通過以上五論,可以看到美國聲稱的中國是美國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是美國至今為止最大的貿易問題等論斷完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蠻不講理、倒打一靶的行徑。入世以來,包括美國等國家的跨國公司對中國投資大幅度增長,原因在于中國有好的基礎設施、好的開發區、好的且低成本的勞動力素質、好的營商環境、好的要素供應,包括能源、水電氣等,最重要的是有上中下游產業鏈配套。明明是好的進步,怎么變成問題和根源?須知這中間沒有任何人能強迫老板投資,只有利潤可觀、法治清明,才能讓跨國公司蜂擁而來。

美國政策制定者犯了六個錯誤

一是他們沒有反思一個基本事實。當年中國入世,美國沒改變任何政策,沒降低任何關稅,沒修改任何貿易法,美國進口限制或出口管制也沒有特別取消,因為美國市場本來就對中國開放進口。什么都沒做,也就沒有吃任何虧。美國只是維持入世前已用于中國的市場準入政策。所以,中國入世,美國沒損失。而中國降低了關稅,開放了電信業、金融業等服務貿易領域的投資,按低得多的關稅在中國銷售美國汽車等等,美國企業受益良多。

二是他們沒有預見到最近十幾年中美經貿合作取得的巨大成就,是兩國互利合作的結果。如果單單一方受益,一方吃虧,不可能取得這種成果。

三是他們沒有考慮中國入世后以開放倒逼市場化改革,改善了的營商環境得到了包括美國公司在內的全世界企業的青睞,中國勞動力、要素供給的比較優勢,使美國在內的外國企業取得了豐厚的回報,外資投資也由此大幅增加了200%。

四是他們沒明白的是從1980年以來的30多年,國際貿易出現了新格局,70%的貿易量是中間品貿易,包括中美兩國制造業在內的全球制造業的價值鏈、供應鏈、產業鏈一體化,已經變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已經無法采用重商主義時代關稅或非關稅壁壘來分割了。

五是他們沒反思2008年次貸?;駒蚴敲攔猛咽稻托?,房地產泡沫和金融杠桿過大、制造業比重過低,產業空心化,結構失衡,造成貧富差距加大,再就業問題突出。

六是他們沒有認識到當今世界以鄰為壑地把自己的問題轉嫁給別人,利用自己的強國地位、貨幣信用為所欲為,是行不通的。

歷史證明,解決政府債務?;?、經濟泡沫的根本辦法靠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靠實體經濟發展,拉動稅收增長;靠合理的產業結構獲取經濟收益,平衡國際收支;靠經濟要素供給總量合理,減少赤字,約束透支,讓政府債務與GDP比重平衡。

特朗普大搞貿易摩擦必將自食其果

特朗普高舉加征關稅的大棒、大搞貿易摩擦是損人不利己的政策,必將自食其果。

第一,特朗普聲稱對中國出口美國的50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美國政府將多收1000多億美元關稅,這些都是中國支付的,以此論點獲取美國民眾對他的支持。實際上,這些關稅是由美國的進口商支付的,最終必然轉嫁到美國企業和民眾身上。

第二,出口美國貨中相當部分是美國企業在中國投資后的出口貨,加征關稅,傷了美國自己的公司。

第三,中國反制報復,加征關稅。美國出口中國的1500億美元商品中,相當部分為芯片、半導體等,是美國在中國企業的供應鏈中的戰略物資,加稅會增加他們在華企業的成本。

第四,在貿易摩擦中,美國政府為了打擊中國企業,采取高科技零部件斷供措施,中國市場往往占了這些美國高科技企業20%~50%的份額,當你斷供中國,首先引發的事實是丟掉了市場,造成這些美國企業業務巨額萎縮、虧損甚至破產倒閉。

第五,當今世界,每一個全球性商品生產都有上千家上中下游企業,構成了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貿易戰扭曲了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要搬遷一個總裝廠,牽一發而動全身,重新布局少則兩年多則4年,必然造成產業鏈的龍頭企業在這三四年里喪失了產業鏈把控、供應鏈紐帶的管控能力,在國際企業跨國競爭中此消彼長,必將導致一批美國龍頭企業就此沒落。

圍剿華為的科技戰,美國失算

相比3G、4G,5G的重要性史無前例。4G改變生活,5G改變社會、改變產業,除了家庭消費的高清視頻、VR/AR等之外,5G未來主要是走向工業化應用,是今后10年科技競爭的制高點,是國家科技戰略的重要支點,是數字經濟時代的引擎。預計10年之后,在全球將形成上10萬億美元的產業鏈。

2G時代,中國全面落后;3G時代,中國開始露頭;4G時代中國基本跟進,進入第一方陣,不再落后;5G時代,中國開始領先,從芯片、終端和基站到網絡和應用,5G產業鏈較長。中國在華為領頭羊的帶動下,在標準化、產業鏈布局和推進等方面起主導作用。

在4G領域還是全面領先的美國,在5G時代出現了問題:一是5G通信設備缺少供應商。歐洲有諾基亞、愛立信;中國有華為、中興通訊;美國為零。二是波段問題。由于中低頻率的波段被美國軍方占用,在美國原來不許民用中低頻率的波段。這些年美國民用通信領域只能使用高波段即毫米波段,所有商業開發者都集中在高頻率波段,由于低頻率波段的電波波長更長,傳輸距離更遠,所需基站數量少、成本低、穿透能力強、覆蓋范圍廣,而在高頻率波段,電波波長不長,連樹葉和人體可能都穿不過,容易受到阻擋,所需基站數量多、成本高、穿透能力差、覆蓋范圍小。現在美國緊急轉向,調整政策,開放低頻率波段,但為時已晚,在新一代通信基礎設施領域的競爭中,美國已經OUT了,落伍了,被邊緣化了。三是基站覆蓋問題。目前,全球4G基站500多萬個,中國占370多萬個,美國僅有40萬個左右,其余各國約100萬個。由于基站覆蓋數量不足,美國部分中小城市尤其是邊遠農村地區的4G通信質量較差。四是通信領域基礎科研問題。上世紀60年代以來,美國科研機構及其公司在通信領域全面領先世界,尤其是美國電報電話公司AT&T及其所屬的貝爾實驗室曾經20多年獨領風騷,取得了多項諾貝爾科技獎。90年代以來,美國因反壟斷理由肢解了AT&T和貝爾實驗室,自那時起,美國通信領域的領先地位逐漸下降。

中國在5G領域一則有巨大的市場拉動,二則由于4G基站廣泛覆蓋為5G基站建設打下了基礎,三則波段合適。5G問世,中國必然成為全球標準,贏家通吃,勝者為王。大家只能向領頭羊看齊,這很可能會改變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特別是冷戰結束以來通信領域的全球發展格局。這是美國不能容忍的事。為此,美國以舉國之力對華為進行了五大圍剿:一是孟晚舟事件;二是以國家安全名義把華為列入限制性實體清單,禁銷華為產品;三是高通、英特爾等產業鏈上游企業斷供;四是谷歌對華為停供安卓操作系統,ARM芯片框架設計軟件停止授權;五是把華為從IEEE、WIFI聯盟除名。

然而,這一次美國政府失算了?;魑ㄐ帕煊蛉虻牧焱費蚱笠?,在5G基站、終端、相關芯片和其他網絡設備上處于領先位置,并自主研發了操作系統,具有足夠的實力和智慧化危為機。一是率先開發了全球領先的5G基站;二是大批量生產銷售了世界一流的手機終端;三是研制開發了基站芯片、服務器芯片、手機芯片、AI芯片、路由器芯片和5G基帶芯片;四是開發了能同時覆蓋手機、平板電腦和筆記本電腦的鴻蒙操作系統,可替代Google的安卓操作系統;五是為防范供應鏈上部分產品斷供、封鎖,開發了相應的備胎技術。

辦好中國自己的事,是應對美國貿易摩擦的制勝法寶

按中央要求,以不變應萬變,抓好改革、開放、創新,辦好中國自己的事,是應對美國貿易摩擦的制勝法寶。

美國政府貿易霸凌主義行為表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根據美國國內法單方面挑起貿易摩擦。

二是片面指責他國實施產業政策。

三是以國內法長臂管轄制裁他國。

四是將國內問題國際化,經貿問題政治化。

應對與美國的貿易摩擦,中國有足夠的回旋余地、足夠的韌勁,有足夠的不管風吹浪打、我自閑庭信步的定力。對貿易摩擦,我們不愿打也不怕打,美國要打奉陪到底。與此同時,我們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以不變應萬變,無論形勢如何發展變化,中國都要堅持做好自己的事情。

要認認真真抓好六方面工作:

一是對貿易摩擦的艱巨性、長期性要有足夠的準備,要做最壞打算。這場貿易摩擦輕則影響GDP的1%~2%,重則影響5%~10%,不僅影響進出口,還會影響就業,影響投資,包括國內企業和外資企業,會出現觀望彷徨、減少當期投資。一些外資也會心存別意、撤資走人,要做好這方面的預判?;掛婪睹騁啄Σ林?,可能發生科技、匯率、金融等方面的摩擦,并警惕美國的長臂管轄、SDR特別指定國民名單、扣押美元資產、凍結結算系統等等。總之,要盡早應對,未雨綢繆,提出對等的有效阻斷措施。

二是要把更多的增長動力轉向國內需求上來,堅持“六穩”調控方針,做好因貿易摩擦而受影響的困難企業工作,落實減稅降費措施,進一步采取措施化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

三是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強化產業結構調整,進一步擁抱全球產業鏈,抓好創新驅動,補短板,抓好戰略性基礎創新、產業鏈核心環節的自主創新,實現高質量發展。

四是要加速國內改革,加強完善知識產權和私有產權?;?,加速市場化改革,消除各種市場壟斷,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基礎性決定作用。

五是要進一步擴大開放。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國際場合反復強調的一句話??攀侵泄淖災餮≡?,決不會因為美國搞貿易摩擦而關閉大門。

六是要捍衛多邊主義原則,維護現存國際秩序,履行WTO原則,全方位開放,加強國際友好,積極參與并推動WTO改革。在應對與美國貿易摩擦的同時,另辟蹊徑,與日、韓、歐盟、東盟深入探討FTA,并爭取早日與他們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由此,美國的跨國公司也會奔向我們而來。畢竟,中國今后15年,會進口30萬億美元的商品,10萬億美元的服務貿易,中國又是全球制造業產業鏈最齊全的國家,進口大國是世界強國,供應鏈的掌控是王中王。這樣,貿易、產業、金融(進口可促進人民幣國際化)都活了,從而實現變被動為主動。

美元霸權使美國成為世界經濟“寄生蟲”

——萊特希澤為什么要裝糊涂?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71歲的羅伯特·萊特希澤被特朗普挖出來擔任美國貿易代表,這使之與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商務部長羅斯、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一起,成為中美貿易談判中的重要人物。

萊特希澤當然是非常聰明的人,但最大聰明莫過于他會“裝糊涂”。也難怪,誰讓萊特希澤是律師出身。他在2010年9月20日針對中國入世10年“在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會議上的證詞”(下稱“證詞”)正是在做“律師的本能之事”:無視全世界所有的正常判斷而證明自己正確,而且把特朗普之前的4任美國總統及其精英集團全部列入批評范圍,尤其針對美國前總統克林頓,萊特希澤更是長篇大論、指名道姓地嘲諷,被嘲諷的還有美國前總統小布什和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等等,萊特希澤一概推翻了他們在中美關系發展中的見地和成就。

從“證詞”看,讓萊特希澤最感不爽的是:美國當年同意讓中國加入WTO,以及美國會批準與中國建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系(PNTR)。他認為,推動這一進程的美國官員從總統到高參統統都是“白癡”,他們讓美國經濟和貿易吃了大虧,并加速了中國的崛起。當然,“證詞”也表露了萊特希澤為此感到惶恐和不安,同時還顯示出他對美國的經濟實力非常缺乏自信。也正是基于這樣的惶恐和不安,“吃虧”在萊特希澤的眼中變得超乎尋常的巨大,以致其要求美國政府總結教訓。這也是該份長篇報告的初衷。

按理說,萊特希澤有過金融機構的工作經歷,他應當懂得布雷頓森林體系和之后美國重建的美元霸權地位,不僅實際存在,而且成功地幫助美國“多吃多占”。但整個“證詞”中萊特希澤對此避而不談,通篇都在基于“膚淺數據”說貿易,偶爾還毫不掩飾地夾雜些“政治偏見”。

美國是世界經濟的“寄生蟲”

美國經濟的特質就是“寄生”,這是俄羅斯總統普京給出的結論。2011年8月1日,普京在特維爾參加一個青年論壇時說:美國是世界經濟的“寄生蟲”。他說,盡管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已經就提高美國國債上限達成一致,但這只是推遲了問題的解決。14萬億甚至更高的巨額國債說明美國在依靠舉債維系生活,并把自己的部分負擔轉嫁到全球經濟的頭上。美國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世界經濟和美元壟斷地位過著“寄生蟲”的生活。格林斯潘也曾告訴歐洲人: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問題,美國的貿易逆差只是在向全世界提供美元流動性。

如何理解普京和格林斯潘的這番言論?其實,他們共同揭示了“美國貿易逆差”的本質,其核心是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后,由亨利·基辛格博士協助尼克松和里根兩任美國總統相繼建立起的“以石油為核心的全球資源貿易美元計價、結算體系”。

——正是這一體系,使得全世界其他國家在國際市場購買資源都必須支付美元,而各國為持續購買資源必須建立以美元為主體的外匯儲備;

——正是這一體系,使得美國必須通過自身的貿易逆差向世界輸出美元,這意味著美國根本用不著自己生產消費品,只需印鈔就可以從全世界購買自己所需的一切商品;

——正是這一體系,使得各國進口結余的美元變成了美國國債的重要購買者,美國政府借取這些美元去維系政府開支;

——正是這一體系,使得美國建立全球性的強大軍力,哪個國家膽敢冒犯這一體系,哪個國家就是美國的敵人,就會受到戰爭的威脅;

——正是這一體系,使得美國以新自由主義理論統領世界“真知”,以強大的輿論干預全球市場預期,并使美國金融財團既得利益占據了絕對優勢地位。

——正是這一體系,使得以美元為核心、以美國金融利益為主導、以技術標準控制和全球性產業分工為特征的全球經濟一體化成為美國全力推行的世界走向。

這就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大背景,也是美元霸權建立起的核心邏輯。在這樣一個邏輯之下,美國貿易逆差的實質是:美國通過印刷鈔票無償占有或寄生于它國人民的勞動成果,這是美元霸權給美國帶來的巨額利益。2000年,正值美國依靠美元霸權玩世界于股掌之時,它們當然愿意和中國建立永久性正常貿易關系(PNTR),而且依此構建中國國內的市場競爭機制,這樣美國就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用美元從中國換走一切它們想要的商品,而且物美價廉”。

按照邏輯,美中貿易逆差(或中美貿易順差)本質是美國“用美元從中國無償占有的商品貨值”。如圖1所示,從2001年到2010年的10年間,美國從中國無償獲得了累計11271億美元的商品。如果把這也叫“吃虧”,那萊特希澤一定是在顛倒黑白。

24_副本

除此之外,中國以外匯儲備大量購買美國國債,實際維系了美國政府的日???。2009年,當世界討論美國是否有能力還債之時,格林斯潘曾不屑一顧地反問世界:誰說美國需要還債?而當時美國眾多“專家”也出面證明:美國政府永遠不會破產,美國國債不是問題。

看到嗎?中國以大量的勞動、資源和環境代價生產的商品被美國人用美元買走,而中國以所得的美元再去購買美國國債,然后美國人說“國債根本無須償還”,這不是無賴的言論?但誰又能奈何美國?其實,這正是美元霸權早已在地球上給定的經濟現實,改變不了美元霸權,就改變不了這樣的現實。

面對無賴言論,很多中國人不服,不僅認為這是中國吃了大虧,甚至主張中國應當大量拋售美國國債。但別急,要辯證地看:(一)當年的中國處于經濟高速增長階段,所以必須要面對現實、接受現實,并從發展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機會;(二)美國能賣給中國的商品已經轉移到中國或世界其它地方生產,而不能轉移的也是不能出售給中國的商品,在此背景下,即便中國拋售美國國債拿回了對應的美元現金,中國又能用這些現金買些什么?美國對中國存在出口管制,同時在國際市場上四處給中國的資產收購攪局,這實際也是中美貿易失衡不斷擴大的重要原因,更是中國只能購買美國國債的關鍵原因。

應當說,改革開放40年,尤其是十八大之后,中國開始逐步從被動走向主動,從代工逐步走向自主創新。但這些行動讓美國“吃虧”了嗎?當然沒有,美國只是從中國得到了更多物美價廉的商品。如果非說美國吃虧,那萊特希澤愿不愿意讓美國和中國“對換一下位置”?允許人民幣在美國本土隨意購買商品,而美元不能在中國購買商品,可不可以?如果不可以,那萊特希澤別再妄言了,美國政要當年不是鼓勵中國重商主義,而是在極力推進美元霸權利益的最大化。

據說,萊特希澤的言論目前在美國、尤其在“當下的精英階層”越來越有市場,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做法只能說明:美國的精英已經看到了他們“依靠美元霸權建立起的寄生生活”來日無多,尤其是2008年之后,全世界結束美元霸權統治的呼聲越來越高。最先希望結束這一切的不是中國,而是歐元區所有成員國。實際上,2000年歐元的誕生,其最大的意義就是為了“對抗美元霸權”。在此背景下,一個多元貨幣主導的多極化世界必將成為大勢所趨,這才是美國真正的擔憂:擔憂人民幣隨著中國的崛起而成為全球又一個重要的貿易結算貨幣。于是,美國急了,找不到其它理由就以美國“吃虧論”耍賴,這就是當下中美之間發生一切問題的真實歷史背景。

我們堅信,現在美國試圖聯合昔日盟友一起攻擊中國,而一旦遏制中國、削弱人民幣成功,美國一定會反手收拾歐洲。特朗普訪英期間,大肆鼓動英國“無協議脫歐”就是典型例證;與此同時,班農跑到歐洲去建立“支持民粹主義的基金會”,其目的無非就是攪亂和打散歐洲。這背后的真實目的是什么?當然是干掉歐元。

美元霸權才是美國勞動者的災星

萊特希澤認為,中國搶走了美國的工作崗位。自2000年以來,美國失去了逾560萬份制造業工作——幾乎占到了美國經濟中所有同類工作的三分之一。他舉例說,美國迅速增長的計算機和電子元件進口,已經超過了2001年到2008年美國對華貿易赤字增長量的40%,而這一時期,美國計算機和電子產品行業減少了62萬份工作。

真實是這樣嗎?實際上,萊特希澤僅僅是把數字做了一個簡單而淺層的對應,但導致這一“數字對應”的深層原因是:美國親手建立的“以美元為核心、以美國金融利益為主導、以技術標準控制和全球性產業分工為特征的全球經濟一體化”,其核心是美元霸權。而這樣一個制度,完全是美國決策、美國主導、美國推行的,中國不過是被動的跟隨者之一,所以萊特希澤的言論無非是在否定歷史,否定事實。

應該說,“以美元為核心、以美國金融利益為主導、以技術標準控制和全球性產業分工為特征的全球經濟一體化”才是美國勞動者的真正災星。為什么?因為在這一體系之下,美國企業會到全世界去尋求“最優性價比”,這也是大量美國企業把工廠搬到中國的關鍵原因。需要注意的是:中國政府不可能、也沒能力把美國企業“綁到”中國來,美國的企業行為只是全球產業分工基礎上的“正常轉移”,是美國企業家為了更大的利益而自愿做出的選擇。

所以,美國人民應當看清楚,美元霸權的確可以帶給美國公眾高福利,同時帶給美國公眾大額透支(發行貨幣)消費的權益,但同時也會帶給美國公眾失業或難覓高薪職位的痛苦。需要解釋的是:美國公眾嚴重的透支消費,實際是美元霸權賦予美國公眾發行貨幣的權利,因為美國法律規定“父債無須子還”,所以美國公民去世后,無論信用卡上有多少欠賬,它都將被一筆勾銷;這筆壞賬將通過政府福利機制轉換為美國政府債務,而實際相當于“超發貨幣”,通過向全世界輸出通脹加以消化。

正因如此,全球著名發展問題專家、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中心主任、哈佛大學國際研究中心主任、“休克療法之父”杰弗里·薩克斯專門撰文指出:中國只是美國經濟不平衡的“替罪羊”,中國的確在成本上存在優勢,但我們不應該把這樣正常的市場競爭現象歸咎于中國,而應當對本國跨國公司不斷飆升的企業利潤征稅,并利用這些收入幫助美國工薪階層家庭,重建破敗的基礎設施,推廣新的就業技能和投資尖端科技。

其實,萊特希澤也不得不承認: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嚴重誤判了西方企業將其業務轉向中國并以此服務美國市場的動機。但我們認為,這不是“誤判”,而是美國政府的刻意所為,因為這樣做,美國實業和金融資本都可以從中獲得巨大的超額利益。更重要的是,這樣一個過程持續40年之后,已經變成“剛性的路徑依賴”。證據是:過去15年,包括萊特希澤在內的一大批美國“精英”不斷指責中國“通過壓低人民幣匯率以獲得出口優勢”,于是他們逼迫人民幣升值,但圖2可以清晰地說明,中美貿易失衡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根本無關——無論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如何升值,中美貿易順差都會不斷擴大。

26_副本

鑒于上述無可辯駁的事實,萊特希澤再把人民幣匯率問題拿出來說事兒,是不是顯得太“小兒科”了?從正常邏輯看,美元霸權和美國制造之間本身就是“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關系,但現在萊特希澤說“美國必須兼得”,這難道不是一種典型的無賴行為嗎?萊特希澤為此在談判桌上爭辯難道不是癡人說夢嗎?

美國非要把“悖論”放在談判桌上討論,為什么?唯一合理的解釋應當是:現在,中美之間的問題已經不再是單純的貿易或科技的問題,而是美國背叛自己制定的國際經濟規則,同時不顧美國民眾的現實利益而存心掀翻桌子、搞亂世界,然后在聲東擊西的過程中火中取栗,為美元構筑“第二支點”(詳見《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43期《美國挑起貿易戰背后的戰略意圖:為美元霸權構筑第二支點》一文)。為了這一重大的“戰略利益”,美國哪怕是短期的“殺敵800自損1000”也在所不惜。

如果看透美國的“戰略利益”,那萊特希澤所說的所謂“中國對知識產權法律法規執行不力,向非中國企業施壓,迫使它們按照不利條件轉讓其技術或知識產權;違背對WTO的承諾,實施出口限制,利用投資規定?;ぶ泄?;對中國關鍵原材料出口加大限制,更多地使用其獨有的國家標準,阻礙它國高科技商品的銷售;對高端服務的非中國供應商實施限制”等等這一系列指責,無非是些“拿不出證據的帽子”,其作用是引導美國勞動者反感中國,從而掩蓋美國現行經濟政策對美國勞動者利益的嚴重損害。

美國勞動者需要看清的事實是:過去40年,不是中國搶了你們的飯碗,而是美國政府和利益集團為實現自身利益最大化,把你們的飯碗變成了它們自己的利潤;同樣,不是中國不遵守國際規則,而是美國政府強迫中國采用反制措施,從而損害了美國農民的利益;與此同時,美國政府還通過限制對華科技商品出口,壓縮了美國商品的國際市場份額,進一步剝奪了美國人民的飯碗。萊特希澤把2008年的金融?;榫逃謚忻爛騁資Ш?,但事實上,這是“以美元為核心、以美國金融利益為主導、以技術標準控制和全球性產業分工為特征的全球經濟一體化”所帶來的必然結果,它曾經帶給發展中國家周而復始的金融?;?,而2008年,也讓美國嘗到了苦果。

美國別在經濟領域犯下“反人類罪”

——特朗普政府正在肆意摧毀人類在二戰之后建立起來的一切經濟規則,無視世界各國不斷走向貧富兩極分化的事實,無端指責WTO給予發展中國家的應有待遇,甚至以此為由,試圖廢掉WTO之下的多邊貿易體系;

——特朗普政府無視地球環境不斷惡化事實,退出“東京議定書”,放任美國碳化物肆意排放;

——特朗普政府以國內法律規則取代國際公約,強行干預他國內政,阻止5G技術的全球應用,干擾全球經濟走向智能化的腳步;

——特朗普政府以知識產權?;の?,高筑技術壁壘,讓本該屬于全人類、造富全人類的科學技術、發明創造變成只許美國獨享的專利,而且不擇手段地打壓一切可能超越美國的技術進步;

——特朗普政府在世界所有和平地區激化國家矛盾,挑動民族仇視,開著航空母艦在他國水域橫沖直撞,誰不聽話,誰的家門口就可能隨時被美國架上槍炮;

——特朗普政府因為自己從聯合國議程中“得不到足夠的、任其為所欲為”的票數,就肆意干預聯合國表決,拖欠本該交付聯合國的費用,讓所有其他國家背負聯合國辦事效率降低的后果,而且一遇不滿,立即退群,搞得許多國際組織狼狽不堪;

……

如此等等。特朗普政府是否意識到他到底在干什么?毫無疑問,憑借強大的軍事和經濟實力,以粗暴的方式剝奪和踐踏他國經濟和政治自由,無視一切國際規則,將自己的利益無條件凌駕于他國利益之上,這不就是“經濟納粹”行徑?這不就是“反人類進步”的惡行?當然,世界還沒有一部針對“反人類經濟行為”的立法去約束個別國家在經濟領域的胡作非為,但那或許是因為人類尚未意識到或還沒有形成足夠的共識,而一旦達成共識,美國的國家信用會不會一落千丈?

通讀萊特希澤的這篇“證詞”,可以明確感到萊特希澤對中國崛起的恐慌。他毫不掩飾地說:因為美國前政要和精英被民主和資本主義“勢不可擋”的勝利沖昏了頭腦,于是他們忽略了中國經濟賴以超越我們的力量。萊特希澤所說的這種“力量”是什么?當然是“體制的力量”,他將其描述為“國家資本主義”。

萊特希澤的判斷大錯。中國的社會制度從來都不是什么“國家資本主義”。反觀美國,它才是所謂的“國家資本主義”,如果不是,為什么2008年金融?;⑸?,美國政府會不顧一切地動用公共資源去救助那些即將破產的私人資本——企業和金融機構?

如何破解美國當前的困局?從美國國內法律中搬出一切可用的工具圍剿中國、壓制中國優勢,這就是萊特希澤給出“藥方”。典型例證是,萊特希澤主張美國重新拿起“301大棒”,而放棄利用WTO爭端解決機制。事實上,特朗普政府也的確這樣做過,但效果卻難以令其滿意,因為利用“301等一系列法律條款”根本抓不到中國的“違法事實”,所以它根本無法滿足特朗普政府所希望的效率和效力。于是,我們看到了特朗普的瘋狂,他干脆無視一切國際規則和國內法條,直接喊出500億美元、1000億美元、2000億美元甚至對全部52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

問題是,這種“用推特替代國際規則和國內法律”的行為是否屬于“反人類的非法行為”?這個問題,奉勸萊特希澤思考,而特朗普總統也需要思考,更重要的是,世界各國都需要認真思考。否則,今天針對中國的一切手段都將成為未來針對任何國家的工具,就像當年對付日本和德國的手段,今天同樣會用于中國。不一樣的是:當年針對日本和德國,美國還需要通過G5機制去實現,而今天的美國卻完全踢開了G20,踢開了一切國際爭端解決機制,一味地以粗野而蠻橫的方式,逼迫包括中國在內的所有國家向美國“納貢”。

特朗普真能達到目的?我們嚴重懷疑。美國總統和內閣高參似乎也該認真反思一下,美國對中國和世界大勢的走向是否存在嚴重的誤判?至少,中國會給出肯定的答案,而全世界也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給出肯定答案。

責編:郭芳

編審:張偉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