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江苏7位数第18170期: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 周刊雜志 > 正文

重組中國重汽 入股雷沃重工

國企改革“狂人”譚旭光的“千億美元”目標

“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讓步”

譚旭光能在5年后兌現他的“千億美元”目標嗎?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陳棟棟│北京報道

責編:鄒松霖

編審:姚冬琴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20期)

屏幕快照 2019-10-31 下午5.25.55

中國重汽、山東重工、濰柴動力董事長譚旭光

中國重汽、山東重工、濰柴動力董事長譚旭光

“所有領導干部辦公室的沙發全部取締,辦公室由封閉門變成透明玻璃門,讓大家在陽光下透明工作、接受監督。”10月21日,在中國重汽與山東重工重組后的第一次領導干部會上,同時擔任中國重汽、山東重工、濰柴動力、濰柴集團董事長的譚旭光燒了一把火。

他還放出狠話:對混日子、不作為的領導干部、管理人員、一般員工要堅決依法依規清理出去。“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讓步。”

與上次的“內部講話”流出不同,這次中國重汽主動公開了“內部講話”。在這篇不足4000字的講話錄音整理稿中,譚旭光推進中國重汽改革發展的決心顯露無遺。

與此同時,坊間傳言已久的濰柴集團入股雷沃重工的消息也得到證實。

種種跡象表明,譚旭光正加速推進他的“千億美元”產業帝國。

管理團隊要 “扒一層皮”

譚旭光表示,中國重汽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國重汽”)下一步要全面啟動第二輪的深化改革工作。

“要徹底改變發展生態,中國重汽所有領導干部必須在改革面前政治站位高,現在不是商量如何改革,而是必須堅定執行改革決議。”譚旭光在會上說。

譚旭光在講話中談及關于“當前的改革問題”,首先是高效透明化建設集團總部。

他說,改革是持續的,每年都要改革。改革要實現以上率下,前段我們已經把生產一線辦公室的沙發全部取締了,下一步總部除了會議室、會見室外,所有領導干部辦公室的沙發全部取締。所有領導干部辦公室由封閉門變成透明玻璃門,讓大家在陽光下透明工作、接受監督。

譚旭光“覬覦”中國重汽的沙發可謂由來已久。

早在6月17日,剛剛結束在日本東京創新中心考察的譚旭光回到濟南就調研了中國重汽章丘工業園。

在生產一線考察過程中,當看到車間辦公室的沙發后,他當即表示:生產一線辦公室的沙發必須統統“砸掉”!

譚旭光說,辦公室不是讓人享受的地方,濰柴20年前就已經將生產車間的沙發全部清除,中國重汽要立即開展一場“生產一線消滅沙發運動”。

他強調,車間主任是生產一線的頭雁,只有轉變作風,走出辦公室,現場解決問題,和職工打成一片,為職工做出表率,才能讓職工心情舒暢地工作,才能生產出高質量的產品。

“集團總部要在發展中進一步優化、精干人員,高效為一線提供服務。所有會議研究決定的事項必須有明確的責任單位、責任人、完成時間,任何部門和個人不能說不,只能回答怎么才能更好地完成任務,否則就讓你下崗。”譚旭光說,管理團隊要以上率下,要實現世界一流,從現在起就要“一天當兩天半用”,就要“扒一層皮”。

備受外界關注的中國重汽高管調整也正式公開:山東重工黨委充實調整中國重汽領導班子,王勇任中國重汽黨委委員、黨委副書記、常務副總經理;不再擔任濰柴集團黨委副書記、黨委委員、董事職務。

譚旭光說,山東重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山東重工”)和中國重汽此次重組,開創了我國先整合后重組的獨特模式,為我國大型國有企業重組提供了典范案例。這樣的重組既有利于重組成功,也有利于在重組中掌握情況,統一思想,開展工作。

“你沾了我的光,我的下屬去沾別人的光,企業肯定搞不好”

在談及改革問題時,譚旭光還要求立即啟動中國重汽二級單位改革。

“二級單位要按照集團的改革模式和要求有序推進改革工作,誰先完成改革誰先薪酬套改,公開透明建立干部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薪酬能高能低的市場化機制。”譚旭光說。

此外,加快非主營業務退出。年底前必須按時間節點完成已明確的非主業退出任務,確保明年非主業全部退出,讓中國重汽集團輕裝上陣,心無旁騖攻主業。我們要該干什么干什么,不是我們干的事情我們也干不好,管理成本也太高。

譚旭光還提到,全面消滅虧損單位。“財務總監牽頭負責,各虧損單位要立下軍令狀,限期完成。限期完不成任務的一律免職,必要時解除合同。”

譚旭光在談及對全體領導干部要求時放出狠話:對混日子、不作為的領導干部、管理人員、一般員工要堅決依法依規清理出去。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讓步,我在濰坊就是“六親不認”。你沾了我的光,我的下屬去沾別人的光,企業肯定搞不好。

2018年,中國重汽實現整車銷售32.66萬輛,同比增長8.82%。實現營業收入1100.50億元,同比增長21.55%;利潤總額65.07億元,同比增長44.36%,均實現歷史性新突破。

大舉入股雷沃重工20%股權

濰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濰柴集團”)入股雷沃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雷沃重工”)的消息也得到官方證實。

早在今年8月,網上就有傳言稱,濰柴集團將入股雷沃重工,不過,雙方當時均對此三緘其口。

10月23日,山東重工在官方網站發布了這一消息。

消息稱,為響應國家鄉村振興戰略和鄉村建設需要,落實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經省市政府、國資委批準,濰柴集團近日受讓雷沃重工20.84%的國有股權,并依據《公司章程》規定委派兩名雷沃重工董事會成員。

雷沃重工是我國知名的農業裝備制造集團,目前有員工1.5萬余人,業務遍及全球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農機領域能夠提供“耕、種、管、收”整套農業解決方案,每年銷售整機7萬輛,是中國農業裝備市場的龍頭企業之一。

山東重工旗下擁有濰柴動力、濰柴重機、山推股份、中通客車、亞星客車、德國凱傲集團等多家上市公司。

山東重工表示,通過本次股權轉讓,濰柴集團將與雷沃重工實現高效協同研發,依托濰柴動力高端非道路全系列發動機、CVT動力總成和液壓動力總成等核心產業資源,補齊雷沃重工動力總成核心競爭力短板,全面推動雷沃重工大型農業裝備邁向高端,有效提高市場競爭力。雷沃重工每年對市場發動機的需求約計7萬臺。

中國農機工業協會會長陳志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分析,雷沃重工與濰柴集團的結合是強強聯合,對農機行業是利好。“濰柴是一家非常優秀的企業,除了具有發動機業務優勢外,還有CVT等傳動技術儲備,雷沃重工則是農機行業內的優秀企業,二者可以形成產業鏈上下游的互補關系,對推動農機行業升級是一件好事。”

也有業內人士拋出了不同觀點:雷沃重工營收最多時逾100億元,但由于其主營的農機產品近年市場低迷,目前營收已遠低于100億元。二者整合能否發揮“1+1大于2”的效應還有待觀察,“最終要靠產品說話”。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譚旭光掌舵的山東重工正在加速整合山東省內的企業資源,大舉入股雷沃重工只是其中一步。

就在不久前,山東重工10月19日在官方網站發布消息稱,山東省國資委已批復同意將山東省國資委、山東國惠投資和山東省社?;鵠硎祿岢鐘械納蕉〗煌üひ導趴毓捎邢薰?下稱“山東交工”)合計100%國有股權無償劃轉至山東重工。

山東交工是山東省屬國有企業,截至2018年末,擁有資產總額149.6億元,2018年營業收入114.5億元。中通客車是其主體業務。山東重工表示,這次股權劃轉是山東省屬國有企業先整合后重組的又一創新性案例。

近年來,譚旭光因在推動企業改革發展方面的大膽舉措被業界稱為“譚大膽”。就在10月19日舉辦的“跨國公司領導人青島峰會”上,譚旭光再次放言,集團提出到2025年,達到1000億美元的收入,而山東重工今年實際收入已達500億美元,“我認為,經過努力是可以實現的”。

業內人士分析,譚旭光顯然不打算躺在過去的功勞簿上。為了實現1000億美元的營收目標,除了做大做強已有業務以外,收購重組應是其今后的必選動作。與雷沃重工以及山東交工的重組或許只是開始。

早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期,濰柴集團和所有的國有企業一樣,面臨著一場生死?;汗こЩ平┗?、人才流失,包袱沉重、經營虧損,技術落后、產品滯銷。企業賬上只有6萬塊錢,1萬多人沒飯吃,半年發不出工資。此后的20年,譚旭光對濰柴集團進行了大刀闊斧式的改革,使其從20年前的瀕臨破產到成為如今的千億級企業,2018年,濰柴集團收入超過2300億元。

譚旭光能在5年后兌現他的“千億美元”目標嗎?


 

2019年第20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0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