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体彩江苏7位数18117: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 周刊精選 > 正文

這個省厲害了!全省取締P2P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郭志強 │ 湖南報道

p2p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孫竹

P2P整治風聲再緊。

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下稱“湖南金融監管局”)發布公告,取締轄內全部網貸機構的P2P業務。

至此,湖南全省P2P業務 “全軍覆沒”。“一刀切死,也是沒辦法的辦法。”10月22日,湖南一位資本市場人士對湖南全省取締P2P網貸業務如是感嘆。

沒過幾天,山東省也出手了。

10月18日,山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在其官網發布“網絡借貸行業風險提示函”,內容提及:當前,P2P網貸行業正在進行風險專項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未來我們將對全省范圍內未通過驗收的P2P網貸業務全部予以取締。

湖南為何集中取締P2P業務?湖南監管機構如何定性這次取締行為?各大P2P平臺業務陷入政策性暫停,又將如何化解兌付?;??《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對湖南取締網貸機構的P2P業務進行了調查。

湖南取締P2P業務醞釀已久

湖南金融監管局取締全省P2P業務可謂醞釀已久。

2018年下半年開始,湖南省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稱“湖南省互金整治辦”)成立了專門的工作組,包括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在內的相關專業人員,對照銀保監會的“一個辦法、三個指引”(注:“一個辦法、三個指引”,即《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以及資金存管、備案登記、信息披露三個配套制度),對P2P平臺涉及的13條紅線一一進行了核查。

2018年11月,湖南省互金整治辦、湖南省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小組辦公室(下稱“湖南P2P網貸整治辦”)聯合發布湖南省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第一批取締類機構名單公告,其中包括了廣惠人、九華瑞銀、都能貸等53家機構。

根據2019年10月16日的公告,經各市州現場檢查驗收,湖南省互金整治辦、湖南P2P網貸整治辦等相關部門會商會審,一致認定湖南省整治名單內納入行政核查的24家網貸機構P2P業務均不符合“一辦法、三個指引”有關規定,現予以取締。

據湖南當地媒體報道,2018年湖南金融監管局取締的53家P2P網貸機構基本上為僵尸平臺;而本次取締的24家P2P平臺大多是在運營的。

為何湖南會集中取締P2P業務,有什么深層次原因?

1

對此,湖南金融監管局在公告中稱,2016年以來,湖南省P2P網貸行業一直在進行專項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湖南省其他開展P2P業務的機構及外省在湘從事P2P業務的分支機構均未納入行政核查,對其開展的P2P業務一并予以取締。

公告發布后,引起市場各方關注。10月18日,湖南省互金整治辦相關人員對外表示,“取締的24家P2P機構或多或少的有違法違規行為,最典型的比如自融。取締P2P平臺有充分的法律依據。”

所謂“自融”,是指利用具有關聯關系的企業為自己或其他關聯方進行融資。

10月22日,湖南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所所長何平平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表示,“政策層面,按照監管層‘一個辦法、三個指引’要求,現在網貸行業幾乎沒一家平臺可以達到要求,甚至全國也沒有一家網貸平臺可以達到政策要求。風險層面,在金融監管體系還不健全情況下,P2P平臺性質和定位很難準確把握,加之P2P平臺業務基于互聯網,涉及投資者眾多,金融監管制度、措施一旦不到位,就很容易出系統性風險,所以監管機構‘一刀切’是正常的。”

湖南取締的24家網貸機構名單

2

來源:湖南金融監管局金融穩定處

資本大佬此前已成功離場

湖南P2P市場遭遇“平地一聲雷”,被取締的24家P2P運營平臺對此反應不一,截至10月24日,《中國經濟周刊》梳理發現,大致分為四類:

第一類,湖湘貸、投信網、介貸網等網貸平臺在微信、官網掛出了業務“政策性暫停并轉型”的公告。

第二類,類似看看錢包、工程惠貸、中興易貸等平臺則選擇良性退出網貸行業,這些平臺都已提前發布退出方案,平穩退出P2P市場。

第三類,星火錢包、前途無憂等平臺則對于落地政策采取“沉默”的態度,未發布公告進行正常信息披露。

第四類,58車貸、峰投網、利聚網等平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早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還有建工E貸、惠富天下等多家平臺早已暫停業務,官網已無法打開。

值得注意的是,投資機構對于P2P的風險感知較早,大都于2018年陸續退出了P2P市場,成功躲過這次P2P行業“地震”。

2015年4月,由湖南高新創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高新創投集團”)和湖南擔保有限責任公司聯合發起設立的湖南首個國資P2P平臺“國金所”在湖南成功落地。

面對P2P行業的風險,2018年高新創投集團對旗下公司所投的P2P項目按下了“暫停”鍵——將所持有的湖南國金所公司全部股權轉讓給中航長城(湖南)物貿有限公司。

為切割與湖南國金所的關系,2018年4月,高新創投集團發布公告,“我集團及下屬高新財富公司已與國金所公司沒有任何股權及合作關系,國金所公司及其網貸平臺發生的業務亦與我集團及高新財富公司沒有關系……”

此外,此次被取締的P2P平臺也不乏互聯網巨頭曾參股的網貸平臺。

“看看錢包”官網信息顯示,該網貸平臺于2016年11月22日成立,全稱為湖南看看錢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姚勁波實際控制的天津五八金服有限公司通過參股湖南五八金融服務有限公司,曾間接參股“看看錢包”,一度成為該平臺第二大股東方。企查查信息顯示,參股之后,間接參股“看看錢包”的姚勁波又退出了該平臺股東行列,時間不詳。

10月22日,一位互聯網金融相關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這些資本大佬對P2P行業風險早就預判到了,他們對網貸業務背書帶來的風險唯恐避之不及。”

湖南金融監管局:聯合更多部門協助平臺清償不良債務

“由于突發政策性取締文件,導致部分借款企業的還款意愿明顯下降,債權催收工作難度增大……”10月21日,湖南國金所在《兌付公告》中把平臺遭遇的困境向投資者和盤托出。

按照湖南國金所的兌付方案,將分為三個時間節點,于2019年11月15日、2020年2月15日進行一次性剛性兌付,以及剩下的所有標的將于2020年6月15日提前進行一次性剛性兌付。

10月21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致電湖南國金所,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個周末將《兌付公告》交監管機構了,他們是認可的。我們不僅要對投資者負責,還要對監管層負責。我們也希望得到監管部門的支持,畢竟有政府的支持,我們債權催收工作會好開展一些。”

“投資收益肯定會受到影響,我們優先兌付借款人的本金,收益需要借款人本金全部兌付完成以后才考慮,收益這塊無法保證投資者。”湖南國金所相關工作人員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與湖南國金所不同的是,已經實現多輪融資的星火錢包在兌付問題上,還是保持一個樂觀的態度。

星火錢包是湖南星投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旗下的核心服務產品,于2014年12月31日正式上線運營。平臺于2016年、2017年實現兩輪千萬級融資,最新一筆千萬級A+輪融資發生在2018年10月。

“雖然業務停止了,但投資者之前在公司平臺購買的債權不受影響,逾期了我們催收。且收益會和本金一并打給投資者。合同是怎樣約定的就按照最初合同執行。有些項目到期沒有回款的,我們也會跟湖南金融監管局那邊報備,幫我們去催收。”10月21日,記者以投資人身份電話咨詢了星火錢包相關工作人員。

對于是否會配合P2P平臺進行催收和資產處置,10月18日,湖南省互金整治辦也對市場做了統一回復,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如果平臺是純粹的詐騙,則需移交公安;如果平臺資金投資的是實體和產業,那么公司需制定相應的清退計劃,我們也會聯合更多部門協助平臺清償不良債務。比如,打擊惡意逃廢債,把P2P納入征信系統,?;ね蹲嗜說暮戲ㄈㄒ?。”

編輯 | 陳棟棟

編審 | 張   偉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