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江苏7位数18125: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 周刊雜志 > 正文

人民幣匯率誰說了算?

中國匯率政策需要進一步改革

匯率問題本來就是一柄“雙刃?!?,任何匯率制度都是利弊權衡的結果。重要的是,中國需要進一步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改革。

《中國經濟周刊》 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到目前為止,市場談及人民幣匯率普遍還沿襲著慣性——特指“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也就是說,按照中國確定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即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至少在參考“一籃子貨幣”方面,對于中國外匯市場參與者而言,“常規性的參考作用”有限。

從定義出發,人民幣匯率最大的決定因素應當是市場供求,這也是中國央行經常強調的“讓人民幣匯率更多由市場供求決定”的原因。

外需決定出口,內需決定進口。如果一個國家外需相對穩定(出口數量穩定),而內需不斷疲弱(進口數量萎縮),會導致這樣的后果:經濟基本面越差、內需越是疲弱,貿易順差反而會加大。進一步而言,貿易順差加大導致市場供求因素推高貨幣,從而引發貨幣高估,而貨幣高估進一步壓制經濟發展。簡單說,這是一種“經濟越疲弱,貨幣越升值;貨幣越高估,經濟越慘淡”的惡性循環狀態。

在過去的一年里,從市場供求關系看,中國經常項下和資本項下是“雙順差”,按說市場供求應當推動人民幣升值。但從實際市場看,人民幣還是有不小的貶值壓力,并且有所貶值。

這其實是一對嚴重的矛盾,一方面,經濟基本面下行壓力要求人民幣貶值;另一方面,“雙順差”所表達出的市場供求關系要求人民幣升值。

實際市場人民幣有所貶值的現實,說明人民幣匯率并非簡單的“市場供求關系決定”,而是還受更多其他因素影響。在筆者看來,比市場供求更為基本的影響匯率的因素是經濟基本面因素。

這是中國央行應該認真對待的棘手問題。長期容忍“經濟下行壓力和市場推高人民幣幣值并存”,不僅會對中國經濟構成更大下行壓力,還可能給金融大鱷攻擊人民幣留下機會。盡管中國外匯儲備還較充裕,但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

匯率問題本來就是一柄“雙刃劍”,任何匯率制度都是利弊權衡的結果。重要的是,中國需要進一步深化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改革。

筆者建議:第一,加大“逆周期因子”的作用,將中國經濟基本面對人民幣幣值需求列入“逆周期因子”考量范疇,弱化上述矛盾對中國經濟的不利影響;第二,讓貨幣政策更多依從于中國內需狀況,該寬就得寬,不要讓貨幣政策過多受制于“對人民幣貶值的擔憂”;第三,在強化人民幣匯率浮動管理的前提下,盡可能多地放開人民幣浮動區間,盡快讓人民幣匯率依據中國經濟新情況找到可以相對穩定的“均衡點”。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2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周琦 編審:姚冬琴 )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