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体彩江苏7位数18181: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第18171期 > 周刊精選 > 正文

“保6”應先破除“極端認知”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評論員 鈕文新

2020年是否需要“保6”再發爭論。正方認為,6%的GDP增長率是底線,不保,中國經濟會破掉一個重要心理關口,出現很大問題,而且中國完全具備“保6”的能力。反方則認為,“保6”會使經濟回歸簡單擴張的老路,所以“寧要改革之5,也不要刺激之6”。

最近有這樣的現象:一些業內人士把供給側和需要側對立起來,把總量政策和結構政策對立起來,把短期推動和長期發展對立起來,把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對立起來,把局部問題和整體健康對立起來,把改革和增長對立起來……筆者認為,凡此種種都是違背經濟發展的基本規律。

近年來,中央一直高度重視辯證唯物史觀的建立。從這個角度看,一切事物發展規律都是矛盾運動的結果。矛盾雙方各自以其對立方面作為自己存在的前提,而且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都會因時、因地、因條件彼此相互轉化。如果不能正確認知這樣的基本規律,總是極致化強調矛盾的一個方面,而忽視或放棄另一個方面,這必然導致事與愿違的情況頻頻發生,甚至惡性循環。

我們當然要堅持供給側結構改革這條經濟發展的主線,但這不僅不排斥需求側政策,而且需求政策應積極輔助供給政策,否則事倍功半。但一些業內人士的言論傾向是:只要供給側政策,不要需求側政策;只要結構性政策,不要總量性政策;只要長期政策,不要短期政策,等等。聽起來頭頭是道,但卻嚴重違背經濟規律,不僅經不起推敲,而且還可能帶給市場預期混沌。

筆者反對這樣的觀點。過去40年,中國經濟之所以實現了高速發展,關鍵動力就是改革開放。所以,改革是為了更好的增長,而增長則是為改革創造更好的條件。同樣,短期政策和長期政策是否“非此即彼”?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斷。

聯想到前不久,央行和財政之間的唇槍舌劍,這其中實際反映的是,中國專家學者在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問題上,存在“極端化的對立認知”。

諸如此類的問題比比皆是。比如,一提到貨幣政策應當寬松一點,立即就會有人站出來說房價會因此而上漲,包括隱晦地說“資產價格泡沫”;還有人會說,僵尸企業是否因此復活的問題。這樣的說法,實際是把經濟的整體健康和局部問題對立起來,若以這樣的認知并依此制定、執行政策,可能會導致經濟惡性循環。正如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先生批評的那樣:如果不用總量政策扶持新的經濟引擎,而只是一味關、停、并、轉,那經濟增長不僅不會回升,反而會使經濟在“產能過剩——通縮”以及“債務——通縮”兩種惡性循環的作用下,不斷承受下行壓力,而無法穩定在一個可以接受的水平上。

以上所說都不什么高深理論,而是最基本的經濟常識。

編輯:周琦

編審:姚冬琴

(編輯:周琦 編審:姚冬琴 )
(發布編輯:周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